top of page

慕拉第:為女性在世界宣教中開闢了一席之地

Charlotte Digges “Lottie” Moon,1840-1912。慕拉第是一名美南浸信會傳教士,於1873-1912年間,擔任外國宣教局駐華傳教士近40年。她是一位堅強的女性,對耶穌的愛和追隨神的熱情使她突破了她這一代女性在世界宣教中所扮演的受限角色。



第一階段:慕拉第的人生因與耶穌相遇而改變。

慕拉第出生於弗吉尼亞州一個富裕且堅定的浸信會家庭。1861年,慕拉第獲得南方學院授予女性的文學碩士學位之一。她學習了拉丁語、希臘語、法語和義大利語。儘管有這樣安穩的背景和父母的信仰,她並不認識耶穌。然而,她在1858年大學校園裡與耶穌的相遇改變了她一生的經歷。


第二階段:她回應中國的呼召。

19世紀中葉,雖受過教育的女性通常缺乏就業機會,但慕拉第開始在肯塔基州和喬治亞州從事教學工作。令家人驚訝的是,慕拉第的妹妹艾德蒙妮婭接受了前往華北的呼召,成為了1872年首位單身女浸信會傳教士。慕拉第感到自己也被呼召前往中國。1873年7月7日,外國傳教局正式任命了32歲的慕拉第為傳教士,前往中國。


第三階段:她對在中國預期角色的拒絕。

慕拉第在中國的事工開始是在山東的一所男校教書,但在陪同花撒勑到偏遠的村莊時,她發現了自己的熱情所在:傳福音。花撒勑和其他女傳教士發現了一個非常關鍵的事情:只有女傳教士才能接觸到中國婦女。慕拉第覺得自己來到中國是要成為一名傳福音者,到千萬人中間去。


慕拉第對此作出回應,她朝著四個方向發展自己的事工:


首先,在1885年,45歲的慕拉第放棄教學,進入中國內地,在浙江省平陀周圍全職傳福音,她帶領的信徒數量達到了數百人。


第二她發起了一場緩慢但毫不妥協的運動,爭取讓女性傳教士擁有傳道自由,並在傳教事務中擁有平等的發言權,她甚至說服美南浸信會的女性們成立自己的傳教組織。


第三她倡導差派更多傳教士出去,她經常與美南浸信會的外國傳教局通信,告訴他們傳教工作的現實情況和對更多工人(包括女性和男性)的迫切需求。慕拉第繼續寫作,她的信件和文章生動地描述了傳教士的生活,懇求更多傳教士前來。


第四她為跨文化傳教籌款,她鼓勵美南浸信會的女性在本地教會組織傳教協會,幫助支持額外的傳教士候選人,並考慮自己前往傳教。1887年,慕拉第寫信給《外國傳教期刊》,提議在聖誕節前一周有一段奉獻給跨國傳教的特別活動。第一次“聖誕節傳教捐獻”於1888年募集了超過3315美元,足以派遣三名新傳教士前往中國。隨著時間的推移,每年的慕拉第聖誕節奉獻活動為跨文化傳教籌集了超過15億美元。這項奉獻活動每年都會為南方浸信會國際傳教預算的一半提供資金。在2020-21年度的聖誕節獻金活動中,為世界宣教籌集了1.776億美元。


她對耶穌和中國的熱情一直持續到最後。1904年,當饑荒肆虐並且人們在她周圍餓死的時候,慕拉第深受觸動。因此,她用自己的個人財務和食物來幫助身邊所有需要幫助的人,這嚴重影響了她的身體和心理健康。到1912年,她的體重只有23公斤。關心她的傳教士們安排了一名同行的傳教士陪同她回到美國。然而在途中,慕拉第在1912年12月24日去世,享年72歲,在日本神戶的港口離世。她的遺體被火化,她的骨灰被送回家人手中,在維吉尼亞州安葬。但她為世界宣教,尤其是為婦女在宣教中的貢獻,至今仍是一份重要的遺產。


代禱事項:

1、求神興起更多如慕拉第般的女性宣教士,明白神的心意,進入保守受限區域去接觸只有女性能接觸的婦女。

2、求神使教會積極參與大使命成為跨文化宣教士的支持。

3、求神賜下恩典,使離鄉背井的宣教士得到充足的供應。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