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魏特琳:心靈受創的宣教英雄

魏華群,又名魏特琳(Wilhelmina "Minnie" Vautrin,1886-1941),是一位美國宣教士,在中國服事28年,擔任教育工作者,並在南京的金陵女子大學擔任過一段時間的校長。她在南京大屠殺期間保護至少10,000名中國難民而聞名。可嘆的是,那段黑暗的經歷導致她在回到美國後選擇結束生命。


美國宣教士,明妮.魏特琳 Minnie Vautrin。
美國宣教士,明妮.魏特琳 Minnie Vautrin。

魏華群的父親是來自洛林的法國移民,在1883年前往伊利諾伊州學習做鐵匠,後來他搬到塞科爾,在那裡娶妻生子。魏華群六歲時,她的母親去世了,隨後寄宿在寄養家庭三年,之後回到了父親身邊,承擔了許多家務事,並在學業上取得優異的成績。


1903年魏華群被伊利諾州立師範大學錄取。1907年畢業時,她在班上93名學生中排名第一,並擔任畢業生致詞。在伊利諾伊大學進一步學習後,她加入了基督會差會(FCMS),接受了差會要她在中國建立一所女子學校的請求,便前往合肥成立了三清女子中學。


魏特琳站立在金女大留影。
魏特琳站立在金女大留影。

1918年,在中國服務了六年後,魏華群回到美國度假。度假時,她被招募到南京擔任金陵女子大學的校長,原計劃為期一年,但她後來又決定延長約聘。她開設了教育行政、管理和師範課程,還在金陵女子大學校區附近的家庭中,為150名當地的文盲兒童建立一所小學。她希望通過這所學校,金陵女子大學的學生能夠「走出他們的象牙塔,看到並理解貧困人民的苦難,並將他們的生命奉獻給社會的改善」。


1937年對魏華群來說是一個轉折的年份,當日本帝國威脅入侵時,她努力保護這所學院。雖然美國大使館安排了撤離在南京的美國人,但她寫道:


「我個人認為我不能離開... 男人在危險時不會離開他們的船,女人也不會離開他們的孩子。」

選擇留在南京的外國人於1937年11月15日組織了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ICNSZ),該委員會要求日本和中國政府將南京難民區視為中立,兩國都同意並承認ICNSZ的中立地位。


魏特琳與金女大難民營的工作人員合影。(圖片來源: 我苏网)
魏特琳與金女大難民營的工作人員合影。(圖片來源: 我苏网)

在日軍攻城的前幾個晚上,有850名難民來到金陵女子大學,該校被指定為南京25個難民營之一。金陵女子大學有時容納著高達10,000名婦女,而這些建築原本只能容納200到300人。當其他的難民營都於1938年2月4日關閉時,許多婦女和兒童再次來學校尋求庇護,到了三月中旬的一次普查顯示有3,310名難民居住在那裡。


魏華群會在校園內巡邏,阻止日本士兵進入學院,並拯救和照顧難民。她負責埋葬死者,迎接新生嬰兒,並成功地找回失蹤的男人和小孩。她為那些失去丈夫的婦女提供加工或手工藝課程,以便她們能夠自給自足,有100名婦女在這個專案畢業。


金女大難民營關閉時,部分婦女兒童合影。
金女大難民營關閉時,部分婦女兒童合影。

然而到了1940年,她寫下:「我的能量幾乎耗盡了,我無法再繼續規劃工作,因為所有方面似乎都存在困難」。受到嚴重壓力的折磨,魏華群由一位同事陪同返回美國。在她的日記中,她對這個服務了28年的國家和人民寫道:


「如果我有十條完美的生命,我會全部奉獻給中國。」

然而,她所見證的創傷對她來說太難承受了。在試圖用安眠藥未遂後,魏華群原本好似在短時間內恢復精神。然而,後來她在印第安納波利斯的公寓中打開煤氣爐,結束生命,享年54歲。


魏特琳的銅像豎立在金女大(今南京師範大學)的校園。
魏特琳的銅像豎立在金女大(今南京師範大學)的校園。

見證了如此殘暴的暴行和心碎的失落後,魏華群可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而那些噩夢仍纏繞著她。誰能知道什麼樣的想法壓垮了她呢?


在我們這個時代,是否有人能夠伸出援手,協助她重新適應生活,進行心理輔導,為她禱告,給予她一個安全的空間傾訴心聲,安慰這位宣教英雄受創的心靈呢?

0 則留言

تعليقا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