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國教會的DNA:山谷幽蘭,獨為主芬芳

這幾年,中國宣教這一條路,就像走到一面緩慢關上的門面前。先是2020年公布的《宗教團體管理辦法》新規,正式要求宗教團體為中共思想服務。後有2022年3月實施的《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打擊許多網路宣教事工與線上靈糧資源。如今則是7月開始實施的新版《反間諜法》,要求全民透過電話、社交網站舉報可疑的間諜行為,包括對境外勢力的防堵。


主給中國教會如山谷幽蘭的獨特基因。
主給中國教會如山谷幽蘭的獨特基因。

而新冠疫情對中國宣教,也產生讓人始料未及的影響… 西方宣教士在中國服事,一直都承擔著驅除出境的風險,因此他們大都會以教職或語言學習的方式,得到在中國大陸生活的合法身份。但疫情之後,「防疫」成為可以要求外籍人士離境的原因。而後疫情時代的經濟低靡,又成為第二次打擊,因為許多宣教士失去在中國生活的經濟來源,最終只能選擇離開禾場。



中國家教會同樣在疫情時代被受打擊,除了幾處特殊地區,疫情前已鮮少聽聞家教會受逼迫。然而疫情後,不得群聚的防疫規定,卻悄悄打擊了「和平時代」的家教會。聚會時間和信仰生活被打亂,首先是教會凝聚力被分化,再來是缺乏奉獻的事實迫使教會關閉。一時之間失去屬靈生活的信徒,也面臨沒有牧羊人的窘境,同時間因為法規,網路上的屬靈資源更是稀缺。


從表面上看,中國教會正壟罩在巨大陰影中。
從表面上看,中國教會正壟罩在巨大陰影中。

七月刊我們曾介紹挪威宣教士孟慕貞(Marie Monsen,1878-1962)的故事,神透過她在河南的事工,使河南成為全中國復興的中心,因此她又被稱為「中國家庭教會之母」。在她的生命中,有一個功課可以幫助我們面對越發嚴格的法律限制,幫助我們面對現在的中國宣教。


孟慕貞在1901年時前往中國,當時她必定充滿期待,主很快就會使用她來祝福中國人。但是抵達中國一個月後,孟慕貞先從樓梯跌下來,嚴重腦震盪,後又感染致命的瘧疾。致使她頭兩年的時間,幾乎沒有事工進展。


中國家教會之母,挪威宣教士孟慕貞。(七月刊宣教士故事)
中國家教會之母,挪威宣教士孟慕貞。(七月刊宣教士故事)

「她前往中國的第一趟旅行顯然充滿了災難」,想像那對一位滿腔熱血的宣教士,會有多麼痛苦、多麼令人感到挫敗。在那樣困難的處境中,她一定質疑過主的愛與良善。但是時候到來,主使用這些事,使她完全降服在祂的旨意下。當她全然降服於主的那日,她的瘧疾就得了醫治。


帶領中國家教會得到復興的事工,就是源於此次全然降服於主的經驗中。從那時起,據説她:

「無所畏懼,旅行經過數千里滿是強盜的土地去分享福音,所到之處都展現極大的信心、愛與勇氣」。

當時教會中有一些人感到沮喪,覺得神拋棄了他們,有些人開始疑惑,有些人在態度和關係中容許罪存在。在那樣令人灰心的環境中,孟慕貞對宣教士和信徒問了一個「不客氣」的問題:「你有重生嗎?」這個問題令一些人感到受辱或氣憤,但當他們的怒氣消退後,聖靈便開始尋回人心。隨之而來的,是深切的認罪和實際的悔改。當他們悔改並接受神的愛、憐憫與赦免時,許多人經歷到全然的釋放與喜樂。這些信徒開始能夠分享自己生命中,所經歷到的真實的耶穌。最後,數千人看見那些信徒復興的改變,他們就都信主了。


病痛的挫折使孟慕貞得以領受全新的復興和經歷神,如果她是「中國家庭教會之母」,那麼她的痛苦經驗是否可以成為榜樣,讓我們看見在這樣困難的時刻,神要在中國做什麼事?


中國教會擁有的DNA,是透過親近神、重生、甚至復興,來回應艱難困苦的時期。這事曾經發生過,文化大革命於1976年結束,在這樣無法言喻的苦難之後,大復興橫掃全中國,無數的人被吸引歸向耶穌基督。讓我們禱告呼喊:


「主啊,再做一次這事,今天,就在現在中國!」

0 則留言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