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艾瑞英:坐在門口的失明女孩

艾瑞英(Emma Ekvall,1870-1952)是一位瑞典宣教士。看了她的孫子(雷·史密斯)所寫的《中國之心》,一篇關於艾瑞英一生的文章後,我被這位神女兒的韌性所感動。她讓主轉化了自己的困境,不再自憐自艾,並將焦點轉向中國的弱勢群體。簡單說:「艾瑞英在中國服事了48年,為婦女和殘障兒童創辦了學校」。


艾瑞英,Emma Ekvall。
艾瑞英,Emma Ekvall。

她的孫子在文中寫道:「她創立這所學校,一開始只收留了四個被遺棄的盲童,如今已經運作了150年。現在中國在該校的新校園前豎立了一座紀念雕像。」這個成就真是了不起,她對有需要的人的願景和關懷不僅延續至今,而且在現代中國得到肯定!


艾瑞英1870年8月19日出生在瑞典莫倫達,她在一場橫掃斯摩蘭省(Smoland)的福音大復興運動中悔改信主。她受到內地會戴德生的影響,因此抗拒牧師要她往非洲服事的催促,以及朋友建議她留在家中教書的建議,獨自前往倫敦申請加入中國內地會。於此我們看到她的特別,不僅對需要幫助的人有溫柔的心,而且還有一種聆聽神而非聆聽人的力量。


艾瑞英在1891年再次展現勇氣,當她抵達上海時,瑞典領事粗魯的責罵說,中國不是一個適合單身女性旅行,甚至是傳福音的地方。但她仍堅持上帝所預備的道路,而且進一步展現了她的積極。透過幫助官員妻子進行一些簡單的醫療,她贏得了進入特權人士家中參加宴會的邀請,並藉此帶領一些女眷來到主面前。


1900年艾瑞英在新罕布什爾度假期間嫁給了艾克仁(Martin Ekvall),一位瑞典裔美國人。婚後他們一同繼續中國宣教,在此期間,他們的五個孩子中的長女葛楚德(Gertrude)出生了。他們一家在1904年到達甘肅,努力不懈的建立一間年輕的教會,艾瑞英則為女孩們建立了一所學校,既教育女孩也傳講福音。然而這是一個艱難的時期,清末戰爭的蔓延,使甘肅與大部分外部世界隔離,尤其缺乏醫療。艾瑞英的未來很快發生變化…


艾瑞英與先生艾克仁(圖片來源:Yeedao)。
艾瑞英與先生艾克仁(圖片來源:Yeedao)。
1902年,長女葛楚德(Gertrude)在安徽青陽出生(圖片來源:Yeedao)。
1902年,長女葛楚德(Gertrude)在安徽青陽出生(圖片來源:Yeedao)。

1911年三個孩子感染了猩紅熱,六歲的伊麗莎白去世了,之後另外兩個孩子也去世了。「當這個家庭回到美國進行休假療養時,艾瑞英身心俱疲」。

艾克仁與子女合影,左起:伊莉莎白、葛楚德、格蕾絲、亨利(圖片來源:Yeedao)。
艾克仁與子女合影,左起:伊莉莎白、葛楚德、格蕾絲、亨利(圖片來源:Yeedao)。

但1915年當艾瑞英重返中國後,又隔了幾年,1919年一位小盲女在基督教宣道會宿舍的大門口乞討,艾瑞英看著這個孩子想起幾個月前夭折的小女兒愛琳,便觸動了心。


她正忙著,本可以匆匆走過,但她做出了回應,開始一個關懷盲童和棄兒的新工作,最終她們有了「一幢舒適的兩層樓建築,可以容納五十個孩子住進來」。

武昌宣道會教堂,當年的小盲女可能就經過此乞討(圖片來源:Yeedao)。
武昌宣道會教堂,當年的小盲女可能就經過此乞討(圖片來源:Yeedao)。

學校招聘了中文點字老師,聖經是他們的主要教材,唱詩歌是他們最喜愛的消遣,一些女孩會背誦整本聖經和詩歌本。女孩們被教導裁縫、手藝和日常家務,除此外艾瑞英還組織了一個盲人學校委員會,由當地的宣教士組成籌集資金。她常說:「我相信主會供應」。作為一位宣教士和失去孩子的母親,心事重重的艾瑞英仍抓住神所發出的呼召,堅定的做出回應。


艾瑞英創辦的「瑞英瞽目學校」一景(圖片來源:Yeedao)。
艾瑞英創辦的「瑞英瞽目學校」一景(圖片來源:Yeedao)。

艾克仁在1939年1月去世,艾瑞英在中日戰爭期間被遣返。1946年初她返回中國繼續服事,但在1948年內戰期間再次被遣返,但至此已有48名畢業生獲助,且有能力謀生。她對自己所愛的中國的熱情從未減退,直到她去世享年82歲。她的遺產傳承至今,專門學校今天仍在繼續照顧人。


專門學校外紀念艾瑞英的雕像。
專門學校外紀念艾瑞英的雕像。

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